•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文学

成长是一场兵荒马乱的痛

时间:2016/4/17 10:01:29   作者:   来源:   阅读:701   评论:0
内容摘要:成长是一场兵荒马乱的痛

 我看着对面肿着一双核桃眼睛的豌豆,几分恨铁不成钢地说:那个烂葡萄有什么好啊?你丫非跟他死磕!再说,你一豌豆跟人家那也不是一品种,全国人民要都像您这样杂交,那还不得天下大乱世界末日啊?豌豆哭得更加梨花带雨了,时不时还抬起头瞪我两眼,一边娇滴滴地甩给我句话:就是好,我们虽然不是一个品种,可是我们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  我睁大了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她,结果从豌豆嘴里蹦出的三个字让我顿时大脑缺氧,我估计搁谁在这谁都得缺氧,人家豌豆姑娘一字一顿抑扬顿挫地说,都,能,吃。

  我一手托着缺氧的脑袋,一手捅了捅还在哭的豌豆:怎么,真看上了?豌豆冲我视死如归地点点头。我当时就明白了,得了,姐们儿帮你搞定!

  下一秒,我就带着一帮弟兄气势汹汹地杀到了那烂葡萄的班里,估计丫没见过这仗势,手一哆嗦,书就掉在了地上。我一巴掌拍在他桌子上,震得我手生疼,还装得跟没事儿人一样:葡萄,我姐妹豌豆看上你了!

  豌豆赶到台球厅的时候,我和那葡萄已经被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得水泄不通,豌豆死死地拽着我,满是哭腔地说:小唯,你别,你别……”估计丫准是以为我要把那烂葡萄给灭了,开玩笑,我柯小唯是什么人啊,说出来那怎么着也是阳朔中学一霸啊!怎么能干这么强取豪夺丧尽天良的事?我只是和他打了一个赌,赌一桌台球。如果我赢了,他就乖乖地做豌豆的男朋友,如果我输了,我发誓再也不去骚扰他。估计是害怕以后被我缠着天天晚上做噩梦,丫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可是我柯小唯是谁,从小学那会儿开始台球厅就是我家啊,那时候有事没事竟搁这蹉跎光阴了,当姐妹这些年吃干饭的啊?我看着满头大汗一脸颓败的葡萄,回过头得意洋洋地冲豌豆挥挥手:拿下!豌豆就小鸟依人地凑过去,拿出纸巾帮他擦汗。我用杆隔着老远捅她,你这又是唱的哪出啊?豌豆转过头来,白了我一眼,便又笑脸相迎地对着那个烂葡萄去了。忘了说一句,葡萄原名叫卜涛。后来这名是我给起的。

  正当我得意忘形自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叫好的人群里走出一个少年,从容地拿起球杆:咱俩赌一局。呵呵,今天还真碰上叫板的了,赌什么?少年一抬手,不经意的一下,一个球就准确无误地进了槽,口中轻轻地吐出俩字随便。我拿起了球杆:好。我柯小唯是谁啊,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跌份儿啊,传出去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可是事实证明我太高估自己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少年得意地看着我:你输了。我当时火就大了,把球杆一仍:傻子都看得出来,还用你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少年走近我,指着葡萄云淡风轻地说:你们刚才赌什么来着,是说他输了就得当别人男朋友吧,那你做我女朋友好了。”“什么!我一听这立马就脑袋充血了,青筋暴跳。我这不是自己挖一坑把自己给埋了吗?老天爷啊,我就平时欺软怕硬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了那么一小下,您不至于这么对我吧?豌豆凑过来小声地劝我:小唯同学,淡定,淡定,做人得愿赌服输,得讲信用,再说我看这小帅哥白白净净挺好的,你要是看不上,就让给我呗……我一听这话脑袋更充血了,你说这都什么人啊,几个小时前还为那烂葡萄哭得死去活来,红杏出墙出得这也忒快了,神五飞天也没您这速度啊!

  就这样,从台球厅出来的时候,我为豌豆赢来了葡萄,却把自己输给了别人当女朋友,想想就郁闷,这事搁谁谁都得郁闷。

  少年叫沈星辰,阳朔高中高一的学生,用他的话说就是那天纯粹是看不惯我螃蟹一样横行霸道只好替天行道。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拿眼横他,要搁别人我准保冲上去灭了他,三年的跆拳道也不是白练的。

  以后的日子,我想尽办法让沈星辰甩了我,我柯小唯,虽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好歹长了一张对得起大众的脸,整天净瞎琢磨怎么被踹,生活是有多悲催!

  沈星辰给我挂电话要我晚上出去陪他们一起赛车。我眉毛一挑,计上心来。晚上肯定有一大帮他的朋友,我怎么也得来个隆重出场吧。这样想着,就奔到了一好姐们家,我这姐们cosplay已有三年,整出的人物个个惟妙惟肖,出神入化。我往沙发上一横,说:怎么不靠谱怎么整。

  当我出现在沈星辰面前时,他那一帮朋友个个都睁大了眼睛,他旁边的那个光头还很夸张地咽了一口吐沫。此时的我,浓重的眼妆,一头深蓝色的长发,一身漫画里的怪异服装,更夸张的,我那姐妹还让我背一长剑,说那是我的武器。就这装扮估计任谁谁都得把我当一妖孽。

  沈星辰尴尬地把我推到一边,原本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你什么情况?不是说让你来赛车吗?没说要参加化妆舞会啊?沈星辰比我高出一个头,我要仰起头才能看着他:没人说要参加什么舞会啊?你不觉得我这身装扮很酷吗?我姐妹说这叫蓝色妖姬,你生气啦,生气了那我们分手吧。说完转身欲逃,却被沈星辰从背后拎住衣领像拎小鸡子一样地拎了回来,他的脸在我的瞳孔里瞬间放大,话语更是恶毒:谁同意分手了?你要记住,这话只有我说了才有效。我们今天赛车缺一女孩,你敢不敢?我仰起头看他,小看我是不是,哼!这世界上还没有我柯小唯不敢的事。

  直到坐在了沈星辰的机车后座上,我才知道上了贼船。我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把车开到了多少迈,只是呼啸的风从身旁刮过,路旁的风景急速地后退,我死死地抱着沈星辰,仿佛掉进了飓风中,他是我唯一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我甚至一度以为我会被那些猛烈的风刮起来,然后再重重地摔下去。可是没有,它们刮走的只是我的长剑我的蓝色假发。不知过了多久,他停下来了,我没有哭,也没有叫,只是头盔拿下来的一瞬,在路旁,吐得一塌糊涂。他就那样看着我,手足无措,眼里闪过内疚和自责。我面容痛苦,心里却暗笑:原来你也会内疚!

  和沈星辰相处久了,发现他其实很聪明很帅气甚至很可爱。他会弄乱我的头发说这样比较好看一点。他会在把头盔递给我而我把头摇得像波浪鼓的时候嘲笑我原来还是怕的,并保证再也不会开得那么快。

  我坐在沈星辰的机车后座上,前往他所谓的秘密基地。天空上的白云如水般流过头顶,将世界衬托得格外安宁。如果说有什么破坏风景的,那就是我了。因为我正对着手机义愤填膺地谴责电话那边的豌豆见色忘友的恶行,自从我一桌台球把那烂葡萄赢来之后,丫就没正眼瞧过我,整个把我当一空气!太过河拆桥了吧,太狼心狗肺了吧……沈星辰在前面听着我愤愤地骂,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我发现,从我这个角度看,沈星辰其实蛮好看的,我从没见过哪个男孩把运动衫穿得这么帅气,连戴个黑镜框都要比别人看起来有范儿!

  我想,我是喜欢上他了。

  当沈星辰把我带到他所谓的秘密基地的时候,我抬起头看到阳光下那金灿灿的三个大字,撒丫子就跑。那速度,都赶上刘翔跨栏了!你不知道,那三个字是,游泳馆。我柯小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我也有软肋也有死穴。是的,我怕水。9岁那年我掉进河里差点淹死,幸好上天怜悯有一英勇少年跳下水把我救起,才让我有机会长大成人祸害人间。听我这么说,沈星辰无奈地摊开手:那怎么办?这可是我和朋友平时训练才来的地方,一般人我都不带他来,你不进去的话,那要去哪里?有一对年轻的夫妻牵着小女儿的手经过我的身旁,女孩声音很甜,她说,妈妈,我想去游乐场。我捅捅还在原地发愣的沈星辰,甩给他三个字:游乐场。

  对于我来说,游乐场是太过久远的记忆。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曾经带我来过。我拉着沈星辰坐过山车摩天轮玩激流勇进高空揽月,然后在最惊险最刺激的时候放声尖叫。沈星辰揉揉被我震得发痛的耳膜,一脸痛苦,你说,长得挺好看一女的,怎么叫起来跟杀猪似的。我就张牙舞爪地追着他打。

玩累了,拉沈星辰去买饮料,一路上撞横了好几个人。沈星辰就习惯性地伸手拨乱了我的头发,几分宠溺地说:就你这螃蟹样,把人撞飞了还拿眼横人家,我要是你妈,我准揍你。只一秒,我脸上的笑容瞬间枯萎下去。我的声音里有掩藏不了的哀伤:我妈妈,早就不在了。沈星辰的脸上漾过同我一样的悲伤,他说,我爷爷也不在了,四个月前,突发性心脏病。

  要怎么去叙述那些悲伤的过往呢,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爸爸丢下我一个人去了南方做生意。我是和年迈的奶奶一起长大的,你不会明白,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是多可怜!其实在我叛逆的坚硬的外壳下掩藏的也不过是一颗脆弱的渴望被爱的心。两年前,那个男人回来了,给我和奶奶买了大房子,还留给我们很多很多的钱。可是,再大的房子也给不了我想要的家,再多的钱也填补不了我因爱缺失的空白。

  我想,也许我会一直这样被遗忘下去。可是他却回来了,带着他的公司和一个陌生的女人。那个女人浑身的珠光宝气,刺痛了我的眼睛。他说,已经把公司迁回家乡了,想要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不想再漂泊。他说,这是你云姨,我们想要登记结婚,小唯你觉得怎么样?我手一抬,青花的瓷杯便碎了一地。我的声音冰冷,似结着千年的寒冰。我说,这是我的家,有我在的一天,她就永远也别想取代我妈妈的位置。

  沈星辰赶到酒吧的时候,我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我摇晃着酒瓶冲他喊:来,喝!喝!沈星辰抢下我的酒瓶,强硬着把我拖出了酒吧。他说,小唯,我送你回家。我一下子就怒了,猛地甩开他,声嘶力竭地喊:我不要回家!那已经不是我的家了!那个男人回来了,还带回个女人!他们还想要结婚!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她不过是看中了他的钱。我告诉你!有我柯小唯在,她就永远也别想,取代我妈妈……”沈星辰把我抱在怀里,那一夜,我站在清冷的街道上,抱着他,嚎啕大哭。

  我想我一定是累了。迷迷糊糊中沈星辰对我说:小唯,这是醒酒茶,你喝了再睡,会好受一点。我喝了茶,便沉沉地睡去。

  我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醒来才发现是在沈星辰的家里。他已经去上课了,只吩咐保姆要好好照看我。我离开沈家,一个人在大街上晃,晃到很晚才回了家。

  灯亮着,所有人都神色凝重地坐在客厅。我刚一进门,那个男人就冲上来甩了我一巴掌,我满眼愤怒地抬起头看他,他一扬手,把一落照片甩给我,几近愤怒地咆哮:看看你整天都在外面干些什么!柯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我蹲下身去看那些照片,仿若雷击一样呆在原地。照片上,是两个人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不堪入目的画面。而这两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我和沈星辰。

  那个自称云姨的人上来扶我,她说,小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早上,有个叫沈行之的男人来找你爸爸,拿这些照片要挟你爸拯救他们濒临破产的公司。

  怎么回事?你能相信吗?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沈行之就是沈星辰的爸爸,自从沈星辰的爷爷心脏病突发去世后,他留下的这份家业经营情况每况愈下,最终因经营不善濒临破产,沈行之跑了很多地方求过很多的人,可是没有人愿意帮他,生意场上,从来都是利字当头。可是稍加调查就会知道,我不仅仅是横行阳朔中学的女霸王柯小唯,我还是柯氏集团董事长柯天林唯一的女儿。原来所有的相遇都不是偶然,这只是一场费尽心机精心策划的阴谋和骗局。

  我冲到沈星辰的学校,抢了迎面走过来女生手中的奶茶,朝着沈星辰劈头盖脸地泼过去。沈星辰抓着我的手腕,声音近乎哀求,他说,小唯,你听我解释,爷爷走了,这是他一生的心血,爸爸不忍心看公司就这么毁了……我用力地甩开他,所以呢,你们就用这么卑鄙下流的手段接近我设计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小唯……”沈星辰还想说下去,我一抬手,给了他一巴掌。一声清脆的响声,沈星辰就愣在了原地。我转过身,一步一步地离开,每走一步,心都有血淌出来。沈星辰,当我把一颗心捧到你面前的时候,你可以不屑一顾可以弃之弊履,可是请不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把它戳的千疮百孔,让它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豌豆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天台上撒酒疯砸酒瓶。想必她一定是听说了我大闹阳朔高中的壮举。我抬起头冲着豌豆傻笑,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掉下来。豌豆抱着我哭,她说,小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当初不是我要追葡萄,你也就不会遇到沈星辰。我不理会豌豆,继续哼哼呀呀地撒酒疯,一边喝酒一边哭,一边哭一边骂。我在骂,沈星辰,你个王八蛋!你混蛋!那一晚,整个城市都飘荡着我的哀嚎,声声凄厉,闻者惊心。

  后来我大病了一场,病好了就又成了原来那个飞扬跋扈横行霸道的女混混。只是不同的,我开始走马观灯一样和学校里不同的男生谈恋爱,他们或高或矮,或胖或瘦,只是我望向他们的眼眸里再也不会有当初望向沈星辰时的那种光芒。每一次,沈星辰看到我和别的男孩在一起,我挽着那些男生的手都会不自觉地收紧,沈星辰就这样远远地望着我,神情满是哀伤……看到这样的他,我的嘴角总会不自觉地上扬,有些许报复的快感。

  柯天林真的拨了大把的资金去帮沈家恢复公司的运转。可是沈星辰你知不知道,我爱你爱的最深的时候,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拼了命去给你。可是你不该,用这么肮脏和卑劣的手段,粉碎了我对爱情所有的信仰。你不会明白,在给了你一巴掌,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我的心犹如千军万马厮杀而过,只余一场兵荒马乱的破败和狼藉。

  然而好景并没有持续得多么长久。两个月后,柯氏集团宣告破产。柯天林的公司刚刚迁回阳朔,根基未稳,又抽掉了大部分资金去帮助沈家,于他而言,背这样一个沉重的包袱,无疑是自取灭亡。

  柯天林一言不发地坐在客厅里,像个沉默的狮子,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烟雾缭绕中,我看到他佝偻的身躯苍老的脸,终于明白世界上还有这么残忍的一个词,一夕忽老。他在南方打拼近十年,却因为我,一夜之间,重又变得一无所有。

  所有的东西都被银行收走了,我们唯一剩下的,就是这栋房子。两年前他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写的是我的名字。我们把这个大房子卖掉了,重又搬进奶奶的老房子去住,然后用卖房的钱开了一家小餐馆,一家人,总要生活下去。

  我本以为没了钱,那个叫云姨的女人定会马上离开我爸爸。可是她却褪去了珠光宝气褪去了华丽衣裳,披个碎花围裙在餐馆里忙前忙后,温婉贤淑的样子像极了普通人家的妻子。

  夜深了,我把水端到埋头算账的云姨面前,我说:谢谢你。她抬起头,用手理了理耳畔凌乱的发丝, “为什么?”“谢谢你在我爸爸一无所有的时候,没有背弃他。她笑了,是那种如负重释的笑,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听你叫他爸爸。十年前,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也是像现在这样一无所有。十年前我们不能在一起,是因为他说要等女儿长大,十年后我们不能在一起,是因为他坚持要取得女儿的同意。所以小唯,我爱你爸爸,不会因为他有没有钱而改变。其实你一直在他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即使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也从来没有怪过你,他只是自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你,没能给你更好的生活……”那一刻,我抱着云姨,泣不成声。

  总有一些事情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改变。爸爸和云姨结婚了,共同经营着这家小餐馆。豌豆去外地读书了,她和葡萄的爱情最终还是无疾而终。我从初三升到了高一,个子也从16窜到了165,红色挑染的头发也都染回了黑色,安安静静地束在脑后。我像寻常人家的女孩那样,穿干净的校服,每天很认真地听讲做笔记,安然地生活。

  但接到沈星辰父亲打来的电话,我还是惊慌失措地冲破了自己所有的镇静。一公里的路程,我竟然狂奔到医院,完全忽略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出租车的交通工具。

  他在电话里说:柯小唯你快来!星辰出事了!”

  我隔着大大的玻璃窗看着戴着氧气罩昏迷不醒的沈星辰,眼泪就再也抑制不住得大颗大颗地落下来。

  沈行之站在我身旁,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沧桑和悲凉,他说,对不起,我当初不该做出那样的事情。自从星辰的爷爷去世后,公司经营不善濒临破产,我不忍心看到他爷爷一生的心血就这样没了,我也是走投无路逼不得已……他说,我是偶然间发现你和星辰在一起的,为了保护好星辰所以我派人调查了你,却没想到,你竟是柯天林的女儿。我曾经求过星辰让他帮我保住爷爷的这份家业,可是他说你是个好女孩,死也不肯做出丝毫伤害你的事情。那晚,是我在你们的醒酒茶里下了迷药,然后把星辰搬到你床上,拍了那些照片,又把一切恢复了原状。其实那一晚,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顿了顿说,自从那件事后,星辰就再也没有笑过,整晚整晚地出去喝酒,昨天喝醉了,还跟别人去赛车,被机车甩出好几米远,差点就没命了,柯小姐,星辰他在昏迷中还一直叫着你的名字,我知道,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有愧于你们啊……

  我坐在沈星辰的床边,看着他苍白如纸的面容,心里的哀伤一阵漫过一阵。沈星辰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然后微微地睁开了眼。他看到我,然后怔怔地,伸出了手,摸着我的脸,干枯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微弱,他说,小唯,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我握着沈星辰的手,眼泪簌簌地往下掉。沈星辰问,小唯,你恨我吗?我摇摇头,眼泪便更加汹涌地落下。沈星辰的眼神便在瞬间黯淡下去,他说,那你一定很后悔遇到了我。

  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射了进来,照在白色的病床上。少年笼罩在金色的阳光里,恍若神明。

  其实我一直想要告诉你,沈星辰,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遇到了你。

  你相信命运吗?命运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把我们连到了一起,所以我无论要经历多么久远的时光,承受多少苦痛的灾难和悲伤,都注定,穿越茫茫人海,只和你相遇。


标签:河南校园网 河南高中生校园网 河南大学生校园网 
相关评论
教育部 河南省教育厅 河南省招办 河南阳光高考 河南招生考试信息网 河南招生网 阳光高考 招生平台 河南单招网

【电脑版】©安阳豫博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手机版】

点击此处返回顶部

豫ICP备14015321号-6